雅文小说 > 司天命 >第43章池瑶只是池瑶


    “你若怕,装晕便是。”度卿似乎看到池瑶心底的担忧,不但没有放她下来,反而将她禁锢更紧,甚至眉眼含笑逗她。
  池瑶恶狠狠瞪了他一眼,最终无法,只能真的两眼一闭,假装晕过去。
  惹得度卿从胸口传出沉沉的笑声,池瑶握紧小拳头,不让自己冲动,一拳挥在这个男人脸上。
  其实池瑶只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心理,度卿的速度,他若不愿,整个天界也就鸿筠能够看到他的身影。
  回到了偏殿,池瑶感觉到度卿禁锢稍有松弛,立刻翻身跳下来,迅速拉开和度卿的距离:“神尊,池瑶只是池瑶。”
  度卿眉宇间的笑意淡去,静静凝望着她,那双淡漠的眼突然间仿佛蒙上了一层无言的忧伤,他的声音听不出情绪:“我知道,你是池瑶。”
  池瑶松了口气:“神尊,我定不会将您心魔中之事宣之于口,还望您放我回司药宫。”
  “我已经晓谕九天,你现在便是回了司药宫,也无立足之地。”度卿垂下眼帘,“你日后就留在司寰殿,这里就是你起居之所,你想做什么皆可尽兴而为,无人会阻拦于你。”
  池瑶眉头一皱:“您适才说过,我是池瑶,池瑶位卑,岂敢仗大司命之势。”
  “你救我两次,如何不敢?”度卿掀袍坐下,慢条斯理道。
  “两次?”池瑶一怔。
  不是就嗜仙骨一次,严格来说,池瑶不确定她没有提前多手,度卿是否真的会中了嗜仙骨的道。
  “在心魔中,若非有你,我如何能够这般轻易脱困?”度卿提醒。
  池瑶狐疑地看着度卿,皿焱在他的体内,就注定他稍有不慎,就会陷入心魔。
  都已经这么多万年了,度卿只怕没有少被皿焱拉入心魔之中,这不也安然无恙至今。
  但是度卿就这样眉眼萦绕着浅淡笑意看着她,一点不像是在忽悠她。
  池瑶虽然心里犯嘀咕,但她知晓她是不可能会司药宫:“我在司寰殿……能做什么?”
  总不能天天在这里养膘吧,虽然她也想养一点,她太瘦了。
  “你在司药宫都做些什么?”度卿突然问。
  ... ...

第43章池瑶只是池瑶 (第1/2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