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司天命 >第53章束发


    池瑶听得失神,原来这就是九天都把明寰二字当做禁忌的缘由。
  因为他们都目睹过度卿为了明寰而疯魔的样子。
  为她以身困魔。
  为她栽种满园蓝水优昙。
  为她逆天点长明灯。
  为她冒着成为废人的风险救金母。
  ……
  情深至此,又为何要亲手废她修为?
  没有察觉池瑶的异样,离火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道:“师傅说,长明灯亦唤长命灯,明灯不灭,终有长生。”
  “如何长生?”池瑶问。
  人都不再了,如果还来的长生不灭?
  “我亦如此问过师傅,但师傅笑而不语。”离火也很好奇,可他不知道其中就里。
  “离火我有事去寻大司命,若可以废修为,烦你告知我。”池瑶抬步就朝着度卿的寝殿奔去。
  “哎……”离火还来不及叫住她,她的背影已经消失,碧绿色的裙裾掀起一道柔光,消失在了转角。
  可站在度卿的寝殿门口她又刹住了脚,有一种近乡情怯的畏缩,全然没有勇气推开门。
  就在她冷静下来,要转身回去想一想该怎么面对度卿之际,门外内打开。
  披散着一瀑青丝的度卿站在门口,抬眸,温和的眉眼与她相对:“发生何事,你如此不安?”
  “我……”池瑶张了张嘴,视线落在了他披散在肩头的长发上。
  想到了在心魔之境内,他每一次出现都是玉冠束发,或者玉簪挽发,可心魔之境外,她每次见到他,都是披头散发,从不束发。
  “神尊……你为何不束发?”池瑶鬼使神差问出口。
  度卿微微一怔,情绪只是转瞬之间,他淡笑如常:“无人为我束缚。”
  说完,他的眼眸情不自禁流露出浅浅柔柔的华光,落在池瑶的脸上,有些晃神。
  他仿佛透过了亭亭玉立站在自己面前的人,看到了他们成婚那日。
  她截断自己一缕发丝,分作两撮,清绝的容颜在烛火之下,晕染着淡淡娇羞的粉:“度卿,人间成婚,都有结发为夫妻,我们也结发可好?”
  他两指一抬,就从垂落在... ...

第53章束发 (第1/2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