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昆山
元月,洛城昆山。
山间寒风不绝,纷扬的雪愈发大了,都快将光秃秃的树枝压弯在地,放眼望去皆是白茫茫的一片,只有山头的梅花依旧傲然,艳红遍布四处。
崎岖的山道上,身穿白衣的女子几乎与满山的雪融为一体,很难被发现,她怀里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,一步一步踩着雪,不慢不紧地朝山上走。
女子名叫沐青,是浮玉山的女修士,凤灵宗的二长老,此番是来昆山静修,怀中的白狐是途中捡的。
白狐背上受了伤,像霜打的茄子一样,焉头耷脑地安生趴着一动不动。
严冬的昆山寂寥,万籁俱寂,空阔的山谷间仿佛只有这一人一狐存在。风有些大,寒冷刺骨跟刀子似的直刮,白狐应当是有点怕冷,便往沐青怀里拱动了下,蓬松的尾巴收起搭在身上,再将自个儿卷成一团。
沐青垂了垂眼,不着痕迹瞧了下,没做理会。
山道蜿蜒曲折,上到山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,彼时的天色已昏暗,夜幕就快降临。
梅林深处有处简陋的屋子,推开房门,里面已经四处蒙尘,沐青顺手就施了个除尘咒,一瞬间把这里变得干干净净,然后抬脚进去。
把白狐放在床上,施咒治疗。沐青修为高,治一只小狐狸自然不在话下,只是这只白狐身上已经带了妖气,不能与普通狐狸相提并论,伤得还挺重,一次治不好,得留几天。
门一关,四面的墙壁将外头的严寒风雪遮挡住,里面就没那么冷了,白狐在棉被里窝了许久,待稍微有了些许力气,才倏地将脑袋拱出被子。
屋子里光线太黑沉,沐青起身点灯,昏沉的光线照在她脸上,镀出一层柔和的光晕。她生得好看,身形高挑气质出尘,自有一股轻灵之气,连点灯的动作都带着淡然处之的闲适,瞥见白狐露出脑袋,只用余光瞧了下,倒没过多关注。
点完灯,她出去了一趟,回来时已经彻底天黑,待掸去身上的落雪才进门,原本没精打采趴着的白狐倏地惊醒,尾巴一扬,不由自主地摇了摇。
沐青依然没有看它,而是兀自做自己的事,先忙活了一阵,再用传音符给宗... ...

昆山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