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不忍
下夜,风雪不绝,纷扬如柳絮飘落,高耸入云的昆山不胜寒,山头的梅树在料峭凛冽的寒风中摇动,饱经摧残,破屋的灯火在这时熄灭,孤桀的人抱着白狐和兔子往外走,走出门,不慢不紧将门关上。
本来不带兔子走,要放生的,可怀里那孽障不依,非让把口粮捎上,要死了都还惦记着一口吃的。
夜里的山顶太冷,两只长毛的都被冻得发抖,双双依偎在一起,不住地往沐青臂弯里钻。
沐青低眼看了看,摸出一张画有鹤的黄纸用灵力烧尽,一只俊逸挺立的白鹤显形,它高昂着头扬起双翅,然后恭顺地伏下身。
“洛城安平县,陈府。”沐青低声说。
白鹤回以一声唳叫。
乘鹤日行千里,抵达离昆山较远的安平县差不多是天亮时分,不早不晚。
洛城地界宽广,昆山地处其最西面,而安平县则在最东边,位于沱河与亓江的交界处,是买卖经营的中转地,这里与荒无人烟的昆山大为不同,熙攘热闹,富庶,仅次于主城。
北街夜夜灯火璀璨,推杯换盏叮当响,不远处的渡口船只来往不绝,河道两旁的食肆寅时就陆陆续续开门吆喝,热汤翻滚,香气四溢老远就能闻到。
陈家在北街的尽头,门前立着两个怒目圆睁的威武石敢当。
沐青在县城外的松树林落脚,慢慢步行过来。
正月是喜庆的时候,过完年不久,陈家门前还挂着两个大红灯笼,彼时天刚蒙蒙亮,冷风一吹,红灯笼便随风摇动,内里的烛火几乎被吹灭。
远处的喧嚣与这里的冷寂对比鲜明,偌大的府邸大门紧闭,没有一丝生气,仿佛早就尘封落灰,乍然有种鬼气森森的萧肃感。
沐青打量了下高大的府门,沉闷压抑让她下意识皱眉,半晌,抬手敲门。
开门的是个身形佝偻的老头儿,老得连走路都走不稳,他费了老大劲才把门打开,见沐青一身白衣道袍,颤颤巍巍把着门问:“元君有何事?”
沐青将来意告知。
老头儿慌忙把她引进去,恭敬而惶恐。
安平县隶属洛城,而洛城... ...

不忍 (第1/6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