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僭越
    池水荡漾, 灵力交融滋养, 躁动在阴沉天气中无限蔓延,荒诞不经无歇止,积蓄已久的念头与冲动犹如灼.烫的火山岩浆, 突破了隐忍与伦理的桎梏,恣意迸发,滚热在缓慢地侵吞着, 折磨身体的每一处。
    她俩是师徒,行的事却僭越了师徒之间的该有的界线, 白姝妄念太深, 让对方好受又不好受, 她是妖, 不守人的规矩,礼义廉耻甚的通通摈弃掉,越发放纵。
    她用沾满水的纤细手指抬起白衣女人的下巴, 迫使对方朝向自己,“师尊, 看着我……”
    当真僭越至极。
    白衣女人别开了脸,低垂下眸子。
    她却低低轻笑,像是得逞了一般,将女人搂抱起来, 凑上去寻那红润的唇。
    对方躲闪, 微扬起白皙的脖颈, 躲开这个吻。孰知正正顺了白姝的意, 她当即埋进白衣女人的颈间,将细密的吻都蜻蜓点水般轻柔落下,从颈肩到喉咙,慢慢磨着。
    白衣女人耳尖染上绯色,欲推开她,却被紧紧挟住。
    “好些了?”白姝问,嗓音压得很低,呷昵而轻挑。
    怀中的人向来正经清冷,不回应这句污言秽语,玉白的手臂反撑在池边,半阖着眼接受她渡过来的妖力,。
    等平歇下来的时候,白姝将她严丝合缝地拢抱住,抵在她耳畔轻声说:“晚一点去外面转转?”
    白衣女人乏累地偏头枕在她肩上,神色空远,还没从余韵中脱离出来,也许是难以启齿,毕竟还被抱着,便淡淡道:“别问我。”
    “那就去。”白姝在她唇上啄了下。
    白衣女人再没有言语。
    当年的大宅子雕栏玉砌,朱墙青瓦,庭院内外都种有合欢,这方天地中,方才进门的那里,素白的墙上原本爬满了碧绿的藤蔓,墙内侧生有一棵枝繁叶茂的高大柏树。
    白姝迟缓地往墙壁那边看去,又一段场景浮现。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宅子里,她变成了四五岁大的孩童模样,由一个温润俊朗的男人牵着往外走,男人有些啰嗦,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她不能理解的话。
    男人说,... ...

僭越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