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过往
那灰色虚影便是陈祁之的生魂,被柳秋娘藏在自己的魂体之中蓄养至今,所以江林一直都没能发现。
由于太虚弱,陈祁之的生魂若隐若现的,极不稳定,要不是柳秋娘用自己的魂魄供养着,早就消散了。他没有意识,木讷地飘浮在空中――生魂离体太久就是这样,记忆逐渐淡化,茫然寻不到方向,连自己都会忘记,当完全忘却尘世间的一切后就会彻底消失,真正的身死魂灭。
陈祁之眼神空洞地盯着墙壁,没看在场中的任何一人,因为与柳秋娘的魂体相连,他远离不得,只能被束缚在原地,呆愣愣的,彷徨如提线木偶。
应该是已经感觉不到周遭事物的存在了,所以才会这样迷惘。
柳秋娘的脸色迅速灰败,眸子里漫上一层苦色。
陈祁之感知不到她,本能地想靠近自己的肉身,却不能离开分毫。
旁观的江林怔了一瞬,一下就明白了。沐青漠然地看着,片刻,将这二人的魂分开,给陈祁之渡了些灵力,摇摇欲散的生魂这才稳定下来。
柳秋娘动容,知这是好意,敛住悲伤委身道:“多谢仙长。”
沐青无动于衷,脸上没有多的情绪,只淡声道:“逆天而行已是大忌,强求不得,你救不了他的,再执迷不悟只会害他更惨。”
得以分开的陈祁之迟钝地朝肉身走去,可无论如何就是不能归位,只能绕着打转。
“收手罢。”沐青又说。
柳秋娘起先还万分固执,想着用自己的魂来养陈祁之,发现无济于事后便想将魂力全部渡给对方,宁愿魂飞魄散也要救他,她以为能行,可沐青的一席话打断了她所有的念想,都是徒劳而已,怎么都救不了的。
她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,凄楚自嘲地说:“总归得试试,保不准就行了。”
“命格已毁,早就不存于世间,强行续命三年就让他成了这个样子,再续命又有何用?”
三年就这般鬼样子,继续续命,只怕陈祁之连轮回投胎都不能。
柳秋娘如何不懂这些,她留恋地看了眼陈祁之,忍着悲痛喃喃道:“过了今年院试就行,再有几个月,... ...

过往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