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灼烫
    角落狭窄,呈凹陷状,正巧将两人遮挡住,宽大的黑袍几乎与沉沉的夜幕融为一体,暖热触手可及。
    因着挨在一起,沐青都能清晰感受到这人的存在,体温微灼。她比化形后的白姝要矮些,如此被搂抱住,想忽略都不行,稍微一动作就能碰到对方,她的指尖微凉,与触碰到的地方截然不同。
    白姝身上的禁制已经被破开,恢复成了之前的白发模样,不过没有尾巴,被收起来了。她抵在沐青面前,力道有些大,全然不在意自己眼下什么样,不让沐青远离分毫,举止有些强势。
    感觉到这孽障力气愈发大,一只手还缠在自己腰上,沐青不适应地想要后退点,孰知一动作,还没远离呢,这不知趣的烦人孽障就立时抵了过来,还收紧手,占有欲强烈。
    这些日子相处下来,她知晓白姝不晓世理,不守尘世间的规矩,哪知礼义廉耻,总爱由着自个儿的本能行事,举动难免有些怪异,与常人格格不入。是以她不会真跟这孽障计较,一般都不怎么管,可现在这样实在是太过越距,抵着自己的绵软感如同烫人的烙铁,挨在一起就是酷刑,难以承受。
    何况此时白姝还稍稍低下头,贴在她耳畔,湿热的唇不经意间就会若有若无地擦过她的耳廓。
    沐青哪经历过这些,即便再迟钝也清楚这样太过,超越了应有的距离。她蓦地别开脸,没有乱看,也避免有过多接触。
    可面前的人却不放过她,非但没有半点收敛,还突然抓住她的手腕,紧紧攥着,用力到让她感觉到有些疼。
    今晚的白姝一直比较奇怪,眼下更甚,漆黑如墨的眸中暗涌翻滚,里面有着捉摸不透的情绪,深沉而内敛,她揽在沐青腰间的手缓缓游动,从腰际上移到背后,先是轻柔抚着,而后指节曲缩,在上面轻轻刮擦。
    这个动作太细微,稍不注意就会忽略,可沐青感受到了,心头登时一紧,好似有千万只细脚伶仃的虫蚁在缓慢爬动,怪异而紧张,乍然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    白姝又靠近了些,呼吸平稳而灼热,似有若无地落在沐青颈间,有些痒。
    沐青捏紧手,喉咙有点涩,再避开些。#... ...

灼烫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