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安生
    因着经历过,这种感觉并不陌生,心头蓦地一紧,像被烧红的洛铁烫了一下,热热胀胀的,沐青一时缓不过神,许久,竟还是一动不动,当做无事发生。
    一瞬间的仓皇被平息,余下胶着难分的暧昧,周遭好似都静止停歇,感官格外明显。
    腰间的手往下移了点,恰恰掌在平坦的小腹上,却没有别的举动。白姝将脑袋轻轻挨在她后脑勺处,半是占有半是依偎地拢抱着,自始至终没有说过话,也没有松开分毫。
    或许是错觉,与昨日在客栈中一样,沐青仿若被无形之中勾住了,身体里蓦地生出一股异样感,有点类似于识感共通,可又不是。
    说不清到底何种感受,她便没有回应,不管这人要做什么。
    白姝靠得太紧了,距离近到让人想忽视都难,沐青不太自在,也清醒得差不多了,背后绵软的触感简直磨人,那孽障一点都不自觉,仿佛意识不到自己的行径有多越距,还倏地动了动尾巴。
    思及那些荒唐的过往,两人之间的难以割舍,当时的种种行径,湿热,粘腻,薄汗轻淌,蚀骨的爱意在骨血中胡乱冲撞,柔情与浪潮在黑暗中疯狂交织……沐青抓紧面前的被褥,指节曲缩起。
    夜色浓郁昏沉,什么都瞧不见,空气微冷,背后却温热。
    那股子异样感愈发重了,沐青感到身上有些热,但不难受,只是没来由有点焦灼,空落落的。
    白姝手上的力道一点点加重,指腹隔着衣服轻轻磨着,不知有意还是无意。她的动作很轻,可沐青却能清楚感受到,也许是无法面对亦或者别的缘由,沐青依旧没出声,迟疑半晌,才将手缩回被子里挡住对方。
    “深更半夜,该睡了。”她生硬道,声音很低。
    白姝没有回话,手下没动了。
    沐青顿了下,还是将这人的手抵开,不让碰到自己,不过这孽障似乎不太愿意,竟一下子将她的手牢牢捉住,紧紧攥着,那掌心灼热,烫得她登时一惊,她慌忙挣脱,忽地将手换到胸口。
    好在白姝没过分放肆,及时打住了,在她挣脱后就没再乱来。
    下半夜水露重的时候,沐青这... ...

安生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