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紊乱
    白姝不走寻常路,行事没个准儿,突地跳出来干架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,她没有化形,从巴掌那么大陡然变成一丈多高,刹那间成为骇人的庞然大物,动作灵活敏捷,一爪子就将容月摁倒,抵住对方脆弱的咽喉。
    这孽障小只的时候看着无辜无害,现在这样气势汹汹,倒是别有几分威风煞气,她记仇且心狠,紧接着就给容月重重一下,直击要害。
    容月躲闪不及,颈间被划拉出一道深长的口子,血肉模糊深可见骨。
    她登时暴戾,左眼的血色翻腾,周身的魔气暴涨,纤纤素手朝白毛狐狸劈去,誓要将方才那一击打回来。
    只是三千年前她远不是白姝的对手,而今依然打不过,即便白姝没有恢复完全,制住她还是轻松自如。容月早已魔怔,痴嗔妄念深重,妒性气性强,哪还有半分善念和顾忌,当即就有点发狂了,玉手一挥唤来大批魔物攻击白姝。
    黑袍人没有要过去帮衬的意思,仅仅防备着沐青。
    此时的沐青似乎与什么产生了交接,体内的灵力不仅仅只来自于灵核,仿佛还在与某处遥相呼应。她下意识看了下那边狠绝干架的白毛狐狸,心头生出一种久违的复杂感受,说不清到底是什么,总之有点怅然若失。
    不过与此同时沐青也没打算让黑袍人看戏喘气,召出灵符,长剑一指就与之对战。
    她跟白姝的变化远超意料,黑袍人与容月都没想到,本来轻松自如就能压制全场,结果现在遇阻,变得分外棘手。
    “倒是小瞧尊上了,”黑袍人边抵挡边说,“不论往昔还是今时,还是这么本事。”
    他说这话时语调暗含讥讽,也不知在讽刺甚,不再像先前那般“尊敬”。
    也是,当年沐青生为天下死为苍生,那叫一个孤高傲洁,凡人视她为神,修士奉她为至尊,可最后呢,还不是落得那个下场,天地不容,到头来一场空,如何不可悲可笑。如今容月等人对着沐青当面恭敬,嘴里说着客气话,其实心底里都是瞧不上的,只是强者落得凄惨结局令人唏嘘而已,三千年前的沐青确实令人钦佩,可现在她不过是一个实力大削的修士,远不如当初。
... ...

紊乱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