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亲昵
    夜晚的西院空荡,周遭都没人,也不知玉华在这里到底候了多久。言罢,她睨了沐青一眼,红唇微吐轻缓呼出一口缭绕的烟气,似水的眸光霎时散了,像在意味深长地探视,要将沐青看个清楚透彻。
    沐青甫一瞧去就撞进这人深不见底的眼中,当捕捉到对方不掩饰的怀疑时,无端端心头一紧,不过面上沉静从容,淡淡回道:“有点事。”
    玉华把玩着玲珑的水烟袋底儿,葱白的食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了点金色的水斗,不知是在细细品烟回味还是在思忖甚,好一会儿,才意味不明地说:“是吗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沐青不多言,很是搪塞。
    灵袋中的白姝在这时探出脑袋,扒在袋口仰头瞥了下玉华,在瞧见玉华面上的耐人寻味后,她不由得缩了缩瞳孔,隐隐不悦。
    玉华自是看见了灵袋中的白毛狐狸,但没多给眼神,她收回探究的视线,执起水烟袋,低头,再深深吃烟,不再看沐青,而是继续问:“什么事?”
    这人一概不管闲事,从不主动过问太多,独独此次不同,明知沐青不愿多提还是执意要问,且有不罢休的意味。
    不知这是何意,沐青一怔,被问住了,但旋即还是淡然地说:“现在不急,可以晚点再说。”
    玉华缓缓吐烟气,雾白刹那间遮了面庞,挡住了她那姣好的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郁,她把着水烟袋没有出声,似在思索甚,不多时,眼神深远地看向墙角一隅。
    良久,这才模棱两可地嗯了声,回道:“待会儿过来找我说事。”
    她都没看沐青,也不需要对方应声,语罢,兀自吸水烟袋,都不瞅沐青他们一下。
    阿良那小子进门时话有一箩筐,眼下碰见这场景就哑声了,跟胆小的鹌鹑一般,识趣地当做听不到瞧不见,低头垂眼看向地面。
    其实这事本就是沐青不占理,白天被突袭搞得人心惶惶,乱成一团,如此危急的时刻她却一声不吭独立离开,这个时候才回来,确实不太妥当。
    沐青自然明白这个理,知晓玉华的本意,但没过多辩解,也不打算真将今晚的事告知,平静应了一声,折身去往二楼。
... ...

亲昵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