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在乎
    多日不见,乍一碰面还有种恍若经年的感觉。
    陆傅言一回到浮玉山,知晓沐青在安阳后,此次便向太真主动请缨要过来,他怪想念自家师尊的,毕竟这次离开师门太久了,方才进门时还有点紧张。
    紧接着向江林她们问安后,他用余光瞥了眼沐青,当瞧见沐青肩头上的白毛团子时,乍然愣了愣。
    倒不是惊讶沐青为何会养灵宠,而是那只狐狸在直勾勾瞧着自己。
    沐青没有注意到白姝的不同寻常,淡声问道:“家中的事可忙完了?”
    陆傅言回道:“劳师尊记挂,已经没事了。”
    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有分寸,将尊师重道摆在第一位,同为弟子,却不似白姝也不似阿良,虽然最敬重师尊,但与沐青一点都不亲近,太规矩本分了些。
    他看了沐青一眼,忽想起陆老头儿的叮嘱,又道:“家父让徒儿代为问候,望师尊一切安好,改日再到浮玉山拜会。”
    沐青:“陆家主有心。”
    师徒俩简短寒暄几句。
    沐青不是江林那种人,拿徒弟当半个儿子对待,整日嘘寒问暖的,反正就那样,该教的教,时不时照拂一下,仅此而已。
    不过饶是她与陆傅言这般不亲,肩上的白毛狐狸也不太爽利,尾巴耷垂着,不时甩两下。
    凤灵宗加派了人过来,最高兴的莫过于江林,这人拖着受伤的身子歪斜斜坐凳子上,问了陆傅言不少话。
    比之动乱的安阳,浮玉山和江北那边都太平,没受太大的影响,不过现今各门各派都知晓了这里的情况,早早防备着,就怕其它地方也会跟着出事。
    “那还不错,至少有个底儿。”江林说道,最近危机四伏,有所准备总是好的。
    说话间,她忽而瞧见阿良手上抱着的白胖兔子,回想了下才记起这兔子也是沐青从昆山带回来的,这才多久没见,愣是肥了一圈。
    “怎地把它带来了?”江林疑道。
    兔子正在慢悠悠嚼干草,三瓣嘴就没停下来过,它似乎懂人话,听到江林的疑问后僵直了下身子,嚼个没完没了的嘴立时停下,随后往阿良... ...

在乎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