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消散
容月疼得脸色苍白,可不肯示弱一句。
她嘲讽地看着白姝,口含血,不遗余力地继续断断续续地说:“杂种生……杂种,一……一脉相传……”
说着,还在笑。
这个疯子一向如此,当年还在桃花岛时就是最不拘一格的那个,除了白若尘岛上没人能管,比白姝还没规矩,入魔以后更甚。
当年在桃花岛上,她只是对白姝的存在略有微词,有些不满,还没到厌恶的程度,可自从白姝化形之后,白若尘对外宣布要将白姝作为下任继承者后,她就变本加厉了,不仅公然阻止白若尘立储,还在明面上加以打压。
神狐族的朝堂之争,与凡间的朝堂争斗无甚差别,都那样。作为神狐族长老,当时的容月地位自是不低,且有不少拥趸,白若尘立储遭受了许多反对,主要还是因为白姝的出身。
白姝的曾祖母是神族,母亲则是半个神族,母女俩血统都不纯正。而不论是对神族或者神狐族而言,血统不纯正都是很大的问题,尤其是立一个半神狐族为储君,这就好比人界帝王要立一个异族子嗣当太子,是万万不能的。
白姝的生母死得早,在她化形之前,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神力而导致经脉乱象,惨遭反噬而亡。
混血就是如此,如果肉身弱实力强,自身无法控制住这股强悍的力量,多半都活不长,甚至是早夭,胎死腹。
白姝生母的死,一直是白若尘心的痛,这个男人在余后的人生,将对亡妻都思念与怀恋都倾注到女儿身上,依托亡妻的遗言,将女儿培养长大,还力排众议立她为储君。
容月对白姝的存在一直都是嫌恶的,从白姝出生那一刻,直至现在。
她是保守派,绝不能容忍这些,也从不把白姝放在眼里,这种憎恶与反感在白若尘将白姝送到沐青那里后与日俱增,尤其是在发现白姝与沐青的心思后。而今败于对方下,容月非但没有半点畏惧之心,依然对其看不上眼。
那句“杂种生杂种”简直恶毒至极,白姝的神情一瞬间阴郁,再不顾及什么,拂袖一挥,直接将她最为珍视的明艳动人的脸划破。
白姝的眼神很... ...

消散 (第1/6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