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阁楼
    她曾经也是走过歪路子的人,虽然没有狠绝到丧心病狂的地步,但用过的那些手段都不是甚上得台面的法子,不然当年哪有本事能轻松对付天外之地那些至高者。
    东赤如今使的招,白姝以前用过,当初她血洗天外之地那会儿,因着势单力薄,知晓只身独闯那里定会寡不敌众,哪怕能将正英殿搅个天翻地覆,可要安然离开难如登天,于是她就耍了个阴招,直接将那些死在自己手下亡魂和死尸控制,组成阴兵大阵。
    这种法子是白姝在古书上学的偏门路子,她不屑于用,使过一次就没用了,就没怎么上过心,一开始发现东赤在引渡天堑十三城的亡魂时,她就想到了,只是没料到东赤竟然这么疯狂,能控制这么多鬼修士和神兵。
    邪门法子的威力大,可要付出的代价也是等价的,按理说东赤既然能得到这种通天的本事,那同样的,她遭受到的痛楚与反噬定然不轻,这人势必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,否则早就暴毙而亡了。
    现在东赤设这么个一眼就能看穿的阵法,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,毕竟越简单越迷惑人心,让人摸不清。
    白姝不让沐青以身试险,就将人拦着。
    知晓这孽障的心意,沐青顿了下,半晌,淡然回道: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 好歹是宗师,哪会不懂这些小把戏,她只是怕这雾气会波及到雅阁内的清虚她们,担心会因此出意外,这才出手。
    白姝拉住了她的手腕,力道有些大。沐青低了低眼,似水的眸光从手腕处扫过,须臾,又把视线上移到对方脸上,没有太大的反应,仅仅不由自主地曲缩了下手指。
    她一贯从容,习惯将所有情绪都收敛起来,总是以沉静冷淡示人,可最近不知怎么了,时不时就会像此时这样,好似被什么困住了,说不清楚到底是何种感受。
    其实这几天师徒俩之间也没发生过太大的转变,甚至是平淡无奇,无趣,也就那样,但就是有什么不同了,尤其是单独相处的时候。
    白姝没有放开手,像是没有察觉到她的不自在,还更用力些抓着。
    沐青欲抽开手,可挣了一下没挣出来,反而在被这人趁机攥... ...

阁楼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