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真相
这人不甚在意地说着,脸上没有半点动容,仿若杀人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,人命贱如蝼蚁,不值一提。
她全然不顾忌,一点不担心沐青和白姝会做些什么,笃定自己已掌控全局,不怕还会再翻出风浪。
听到这人方才的话,沐青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更加沉抑,东赤在吸食至高者的神力……
难怪,她们一直想不通东赤是如何拥有这么浑厚的力量,能控制这么多鬼修士与神兵,对于神狐族来说,三千多年不长不短,但要将修为猛然拔高,变成东赤现在这个样子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“该死的都死了,就剩你们二位了。”东赤缓缓道,面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癫狂,眸子被可怖的血丝充斥,举止也仿佛有点不受控制,随时都要出手,可又生生止住了,好似还有理智尚存。
当年她未能对沐青和白姝下手,也没那个实力,只能暗暗蛰伏着,上千年的等待,终于等来了这一刻。
曾经的师徒二人太强了,光是一个沐青就引来天外之地和天堑十三城两方的忌惮,天外之地更是在昆山战役中趁机将她视为威胁而除掉,东赤哪敢轻举妄动,她只得一直伺机潜藏着,等到白姝血洗天外之地,等到白姝割舍元丹救下沐青而实力大减。
她本是想在沐青重生的那一年就将师徒俩解决掉的,可那时她尚且有两分人性,容月也不让,因此就暂且放过了师徒俩,且那时她正在天南海北地寻找天堑十三城的后人,正在暗暗筹备自己的大计。
再后来东赤为了潜入各宗派中,就想法子进了凤灵宗,不成想又与沐青相遇,只是那时候白姝已经不在了,不知踪影。
直至前些年,化身玉华的东赤去昆山镇守,偶然在那里发现了白姝的踪迹,倒是赶巧了。
这时候的东赤已深陷魔障,一发现白姝就立马起了杀心,可当发现这人记忆全失,成了一只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狐狸。曾经高高在上的神狐族君主,为了一口填饱肚子的肉,漫山遍野追着野兔和鸟跑,着实可笑。
东赤就闲适地站在山崖上,隐匿身形,看着这位君主狼狈至极地追兔子。瞧见昔日高不可攀的人变成这副惨样,她... ...

真相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