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有耻之徒 >决战
    这人是想带走容月的,可惜迟了一步,被白姝抢先了。
    方才那种局面,救人已是万难,不如反过来制住对方。东赤疯魔成这样,可终归还是在乎容月的,她的软肋就是这个,哪怕容月已是一具没有自我意识的空壳子,可依旧是她最后的顾忌。
    这种疯子向来偏执,除了这招再没有其它办法。
    白姝将长剑抵在容月本体脑袋上,眸光冷冽,沉声道:“收手,否则休怪我不客气。”
    说着,直接在容月颈侧划出一道深长的口子,随时都要用力将地上的白毛狐狸脑袋切下的样子。
    这具躯体是容月在这世上仅剩的东西了,若是毁了,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。
    白姝可不在乎这个,反应死都死了,可东赤在乎,她要的就是这具死气沉沉的听话尸体,这要是毁掉了,于她而言比亲手杀死容月还难以接受,她立时停下,眼眸赤红,不甘心地看着白姝。
    另一边,被袖箭伤中的沐青只觉得左边肩头伤口处在发麻,眨眼的功夫就连左手都抬不起来了,全然没了知觉。
    那袖箭箭头不知沾了什么毒物,让她瞬间灵力堵塞,整个人都变得僵硬,犹如一块坚硬的石头,且她体内的灵力开始紊乱,有些不受控制。
    余光瞧见她的状况,白姝皱了皱眉。
    东赤却趁此将一道黑雾打向白姝手中的长剑,不过瞬间,那锋利的剑便腾地皲裂,而后化为齑粉。她蓦地拂开沐青,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中毒的沐青打向一边。
    白姝瞳孔一缩,欲去拦着,可还是没有冲动,而是将容月控住。
    但方才还有所忌惮的东赤却在此刻不管不顾,竟那么直接瞬移到她面前,非但没有丝毫担忧,还阴沉沉反问:“君主真以为这样就能制住我?”
    话音一落,又是刚刚对付沐青那一招,两支袖箭倏尔直击白姝。
    白姝灵巧侧身躲过,拖着伏趴在地尸体往后退去。
    东赤不屑,冷冷道:“可笑!”
    这人魔怔得够彻底,多变又阴狠,绝不让别人拿捏住自己,可她还是要把容月带走,只是不会如白姝打算的那样。
... ...

决战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