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你是我的心头血啊 >第17章

  灵犀阁的冬天来的似乎比山下早一些,凌七七猫着腰,从镇上潜上来的时候,还未感到一丝丝冷意,到了灵犀阁,却飘起了初雪。
  凌七七有些看呆,也不进去,一个人怔怔的站在府门外,几步远处的梨树,早已落了花,掉了果,只剩下树枝秃秃的迎合着落下的雪,无声无息,印着月色,清冷离离。
  “真漂亮。”凌七七伸手去接,落在手上却瞬间化了。
  “真是多大了都不长记性,那么晚回来不赶紧进去,是要冻死在这里吗?”
  凌七七听着声,也不回头,知道萧木然定是又在府门外等自己。这个萧木然,自从替自己养了花,那性子似乎也被花草过了气,越发的难缠了。
  凌七七自小野惯了,爹爹和大哥忙着阁内的大小事物,没时间管。小哥与她一般大小,是从小并肩在一起的玩伴,至于姜夫人,本就不是自己的亲娘,自小从未苛待于自己,已是不错了,又怎敢要求在她那得到一丝丝的亲情。
  这从小养大的性子,萧木然却偏要过来磨一磨。
  不知是因着缺失,还是图着新鲜,凌七七并不反感萧木然的管束,继续接着雪花,“潇哥哥,你等了多久?这雪下的这么好看,不过来看看?”
  萧木然抱着手里的披风,心里有些恼怒,再过半刻钟,若再不见凌七七影子,他就要下山去寻了。将手里的披风披在凌七七身上,长了一截的披风拖着地,不消片刻就有些湿了。
  “萧哥哥,再过几日就是新年了,你真的不回青城派了?萧庄主定是恼怒的很,你都大半年没回去了,现今连新年都回不去。”
  萧木然将暖手的炉子塞给凌七七,把披风的帽子给她带上,本想替她搓搓手,伸出去又缩了回来。
  “无妨,青城派离灵犀阁实在太远,来回定会耽误药浴的日子,已寄了书信回去,父亲会理解的。倒是你,一个人偷溜着下山,又去拿信了?何必如此麻烦,命小厮送上来便是。这下了雪,路怕是更不好走。”
  凌七七慌忙从怀里掏出还冒着热气的红薯,递给还要喋喋不休的萧木然:“下山拿信是一种乐趣。”
  凌七七指了指红薯,示意萧木然赶紧趁热吃。
  “特... ...

第17章 (第1/2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