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请君升天吧 >第107章宫中白信


    家里闹鬼,这事搁谁家里都是难以启齿的烦心事,连砚咱肯定忙得焦头烂额,这会子竟然还会赶过来提醒她小心范康年。
    这么看来,他也算是有情有义。
    既如此,她便不能做白眼狼。
    何况,鬼魂作怪,会影响府邸气运,日后她若真要嫁过去,怕也会受这所累。
    本还想再说两句,但眼看着一片缟素的宫门口就在眼前,秦娉苓敛了神色,默默地住了嘴,抬起裙摆,迈进去。
    一入宫门,就见一身影挺拔的侍卫跪在地上,身后有一名太监举着板子,一下一下地打在侍卫的背上,侍卫咬着牙,一声都没吭。
    “这人叫林轶,静澜公主十三岁时,就跟在她身边做贴身侍卫。”
    连砚川在秦娉苓的耳边轻声解释,十分贴心。
    正巧林轶抬头望了过来,见是秦娉苓,本已毫无波澜的双眸,瞬间点燃火苗,不顾身后的抽打,跪着朝她而去。
    “听闻郡主善断死因,还请郡主看在与公主往日的情分上,帮忙看她一眼,她绝非难产而亡!”
    林轶瞪红了眼,神色骇人,还未近身,就被连砚川一脚踹开。
    “又在这胡言乱语了!怎么还有气?快来人啊,继续打!”范康年一身素衣走出来,怒斥。
    “我是圣上派来保护公主的,如今公主殁了,身边伺候的宫女还没审就全部吊死!我自知没脸活在这个世上,但是你,范康年,公主怎么死的,你心里敢说没有鬼?”
    “公主生产,你一个侍卫怎会知道产房里的事情,我念你陪伴公主多年,留你一条小命,你若再这般胡言乱语,可别怪我不留情面!”范康年恶狠狠地怒骂完,又哭了起来。
    “公主是我的妻!怀的是我的孩子,难道我会害我自己的妻儿不成?公主尸骨未寒,我如今才是生不如死,却还要在这里听你胡诌这些诛心之言?!”
    范康年声泪俱下,林轶哑口无言,心中痛悔,只能一遍一遍用拳头砸向地面,砸得满手是血。
    秦娉苓咽了咽喉,她的耳朵里听不清林轶和范康年的争论,只听得见一声一声女... ...

第107章宫中白信 (第1/2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