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御风者之传人 >第14章会稽中


  杨时雨抬头,见树下站着一位绝色女冠,着一袭白衣,外罩一件青衫,头上一缕飘逸的青纱也未束成逍遥巾的样式,只用一根细细的金簪簪住,肤若凝脂,点绛朱唇,眉目传情,样貌神情真可谓明艳不可方物。
  杨时雨还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女子,便多看了几眼,一时间失了言语。李季兰多年来倒是习惯了这种被凝视的感觉,也未言语,于是两位少女在玉真观院内树下一站一坐,默默无言,仿佛凝成一幅画卷。过了片刻,杨时雨才反应过来,竟觉得自己有些唐突,一下感受到了“登徒浪子”这个词大概是个什么意思,心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羞红了脸:“失……失礼了,幸会,我是杨时雨。”李季兰见少女率真可爱,又跟自己一般年纪,也未生气,反而开心地笑了,行了一礼,回复道:“杨道友,幸会,贫道李季兰。”杨时雨虽然自己也是修道,却不知蓬莱岛外千年以来道家已成道教,男子修叫乾道,女子修叫坤道,俗称女冠。李季兰是她见到的第一位修道之人,又如此明艳动人,她对李季兰充满了好奇。
  “道友?修道之友,这名字好,我喜欢。”杨时雨道。
  李季兰心想,看来这少女不仅率真可爱,似乎还有些不谙世事,也不知来自何处?杨时雨并不知道李季兰其实并不符合常规道士的装扮,她本是富家小姐,只是被家人送来玉真观出家;在杨时雨眼里,这位女冠容姿绝色,看得出来应该是家境殷实,而且颇通音律。
  “李道友,刚刚那曲是我今早刚作的,命名为《东山晨音》。我看道友雅善音律,可愿与我再和一曲?”杨时雨说话中轻轻转着手中的玉笛,罢了将玉笛握在手中,脸上写满了期待。
  李季兰道:“道友请随我来,琴在雅室中。”杨时雨请她稍等片刻,跑去与三清殿内与伙伴们交代两句,说人找到了,麻烦他们在这多坐一会,或者也可以来雅室听琴,便赶紧回去找李季兰了。
  雅室是后院的一间茶室,被李季兰再额外布置了一下,增添了几株兰花;兰乃花中君子,屈原曾道“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”。此间正是夏末秋初,雅室内兰花绽放,素淡幽香;君子之交,如入芷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,正配... ...

第14章会稽中 (第1/4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