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荧烛 >8.豪门游侠子


  两人绕行几处进一偏僻独院,倘若不是应琳领路,应荧自己真不好找到这样绿阴庭院燕莺啼的幽隐地方。
  此院客人已在内堂摆好了餐食等着,他年及弱冠,凤眼一字眉,装束利落简洁,自带七分贵气三分侠气,踞坐于席虽然不合礼仪却不显傲慢,反倒添了几分亲近随意和放荡不羁之感。看着倒并非难以相处之人,对着孩童也没端什么长辈架子,像个玩世不恭的傲娇叔叔,令人情不自禁赞句“好个豪情肆意富家子”。
  应琳躬身见礼,口称“舅父”。应荧这才明白此人面善缘由,人言外甥多似舅,可不是与应琳有几分相像。她也跟着施礼,一边入席一边思量这是袁家的哪位公子?还不待多想,就有人来为应荧揭开谜团。
  门外传来许劭声音,他向来语调平坦不急不缓,却能神奇地附上诸多情绪,“好你个袁公路,不在外间潇洒游荡,跑来拐带我家甥女。”声起时急行,语落已入席,小步从容衣角不动,一派礼正性端稳若泰山的名士风范。虽然在平铺直叙地说话,但已隐含了内心不满,也犹如晴天霹雳一样将应荧轰了个外焦里嫩。
  传闻中喜好飞鹰走狗当游侠的袁术,本尊竟至此。应荧基本习惯了活生生的历史大佬,并不因袁术之名而惊,真正雷点在于关系。堂兄的舅父约等于自己的的舅父,舅父如父,就是说自己要喊他一声爸爸?!后世网梗果然厉害,袁术,真爸爸,三国时期所有人都能叫他一声爸。
  “许子将,休要空口谤言,幽居于此本不欲见外人,是小辈有求来此鉴酒,怎成了拐带你家甥女。”袁术听闻大姐家这庄园舒适宜居,又有美味佳肴,特意躲来享清静。
  没想到因为馋酒,被郡内同辈堵个正着,低调不成也是郁闷,只得吩咐旁人为其添置餐案碗筷。袁家与许家在朝堂之上常有竞争,不过袁术、许劭两人一个狂傲一个清高,都有些看不上长辈们党附宦官之行,自然不会因上层争斗影响个人社交。
  应氏菜肴经过改良开发,已然冠绝当世,吃食置办犹如私家餐馆,各院儿菜品按需供应,没有特殊要求就由厨房搭配。汉代重朝暮之餐,天长时才在正午加一顿小餐,因而袁术叫的吃食也简单,胡饼羊羹配上... ...

8.豪门游侠子 (第1/4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