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刘备的日常 >1206饔飧不济
    “非某不愿,只因天机不可泄也。”事关军机,陈宫并未明言。
    “如此,可有定期?”骆俊不愧,贤相之名。此问,乃是言指,胜算几何。有定期,必有胜算。
    “国相当知。若求二全齐美,宜缓不宜急。”陈宫答曰:“此去徐州,除车骑营本部兵马外,乞王上再遣三千弩士相随。另求半年辎重粮草。以备不虞。”
    “半年之期。”骆俊闻弦歌而知雅意。陈宫之智,毋需多虑。兖州一战,足可例证。言及半年,十足胜算。
    “然也。”陈宫轻轻颔首。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。一切尽在掌中。
    “某,这便入宫。不日当有定论。”骆俊深信不疑,这便起身告辞。
    吕布携麾下,离席恭送不提。
    待主簿张邈,送骆俊出帐。吕布忙问:“若半年为期,何不求一年粮草。”
    吕布为人,胜在别无心机。尤其在陈宫当面,从不加遮掩。此与曹孟德莫测心机,判若云泥。故为陈宫所喜:“将军毋忧。何须半年,半月足矣。”
    吕布大喜离席:“计将安出?”
    “将军只需,如此如此……”陈宫附耳言道。
    吕布所患,便是苦无粮草。万余铁骑,人吃马嚼,耗费无度。更加秦胡兵久居边郡。喜食荤腥,无酒不欢。营中支出,可想而知。且孤军客卿,仰人鼻息。陈王宠虽足月供给,却仍难免“吃上顿,无下顿”。
    饔飧不济(yōng sūn bù jǐ),一日三餐不能自给。且为爱惜羽毛,勒令兵士不可抄掠百姓。俗谓“不当家不知柴米贵”。吕布自被张邈、陈宫,裹挟起兵。吃喝拉撒睡,事无巨细,皆需凭一己之力。整日为营事裹挟,心中煎熬,可想而知。
    尤其粮草辎重。乃心头大患。
    甄都车骑府,有家不能回。万幸发妻家小,皆随营安居。只可惜诸多积财,未及一并带走。否则,亦可傍身。不得已,礼贤下士,张榜安民。唯有平时,领兵四出,讨伐山贼,击退水匪。倒也聊胜于无。
    话说。自蓟王兴起,大汉一藩。天下宗王,皆北望。更有太平青领道于吉,解两汉第一谶:... ...

1206饔飧不济 (第1/3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